清华北大

[专访]研究生会主席马斌: 我追逐着杨叔子的理想

4 12月 , 2019  

春夜,冷雨敲窗,寒气逼人;室内,电脑正哼哼地读着盘。这里,就是机械学院03级博士生马斌的实验室。马斌正忙着他的科研项目,步履匆忙,神色肃然。然而,就这么一个人,谁又能想到:他曾经是的校学生会主席、研究生会主席;他在体育方面登峰造极;他更是一名热爱着历史与文学,坚守着自己的人生哲学的工科人。
学习、工作、研究、体育上的全能高手1996年,马斌被保送到我校机械学院本科学习,自此开始了与我校的“十年之缘”。在这里,他曾连续三年获得“校三好学生”称号;在这里,他公费攻读了机械科学硕士、管理学学士两个学位;在这里,他继续着他的博士生涯。从2002年开始,马斌跟随导师做封装气密性测试与建模这两个“863工程”项目,并取得了不小的进展。现在,马斌正致力于“无痛注射技术”的研究。此课题是研究利用硅片针列将药物注入患者皮肤表层,而不与真皮层中的神经接触,从而使患者无任何痛苦。他说,这个课题2003年才在国内开始,较之国外较晚,可目前仍只有中科院与我校开展。
马斌不只科研出色,学习成绩也非常好。虽然他很谦逊,不愿多谈,但从他连续三年获得“校三好研究生”称号和全公费读硕、博士研究生即可窥见一斑。
若单就这些来看,大家很容易认为马斌就只是那种能静下心来好好学习、研究的工科学子罢了。然而,事实却是:自96年入读我校以来,在学生工作方面,马斌一直傲视群雄。他当任过年级学生会主席、学院学生会主席,到最后更是校学生会主席、校研究生会主席。而在体育方面,他也同样引人注目。一米八五的马斌曾是我校篮球队中锋,代表过我校参加CUBA联赛并最终获得二等奖。同时,他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,并且拥有着国家排球教练员资格证书!
很多人都惊异于马斌在学习、工作、研究、体育方面如此多的成功,他自己却觉得没什么。“人与人之间能力差距并不大,更多的时候,成功决定于态度,我只是把别人玩的时间用在不断充实自己罢了。”一句话道出了他成功的秘诀。
人文与科技相融合的典范闲暇时候,马斌通常都是一书在手。他喜欢读书,尤其喜爱名人传记及历史书籍。他说:“从这些书中,我看到了林林总总的领导艺术,看到了各朝各代的兴亡变幻,看到了秦始皇的霸道,汉高祖的亲和……”他认为,这些书带给了他很多乐趣,赋予了他无穷的智慧。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,以史为鉴,把从历史书上学到的用到了自己的工作中。“刘邦带兵不如韩信,治国不如萧何,智谋不如张子房,但他却依靠个人的魅力和智谋把这些人留在了身边,为他所用。我在任那几个主席时,也是这样做的,这样才没有荒废学习。”马斌不但喜欢读书,而且善于读书。他比较秦始皇和汉武帝时说:秦始皇之所以焚书坑儒,是因为要天下统一,就不得偏废思想这一层面的统一;汉武帝之所以独尊儒术,是由于要社会稳定,就须得借助儒学教化人心。如此精辟的言论,竟出自于一个工科学子之口,实在让人惊讶。杨叔子院士一直强调,理工科学生应加强自身人文素养,不应仅仅局限于自己专业的学习与研究。而从马斌身上,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人文与科技相互渗透的影子,这也正是杨叔子推崇的。马斌说:“我追逐着杨叔子的理想。”
马斌的人生哲学马斌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,这从他的工作和同学的认可可以看出来。“作为社会的一分子,任何人都应做好自己的份内事,学会对每件事负责。”他说,“做学生工作尤其应当如此。”在马斌当任学生会主席期间,东六舍女生寝室窗户曾一度没有纱窗,夏天很不方便。他了解情况后,立即与后勤部门协商。他的不懈努力最终获得了回报:迫于学生会的压力,再考虑到同学们的情况之后,后勤集团最终给东六舍安上了纱窗。马斌很注重团队意识。他认为做,任何事都需要大家的相互协调,相互帮助,如此才能攻克难关。也许是由于他有在学生会中工作的经历,在别人眼里,马斌似乎总有一种魅力,它能让所有人团结起来,为着同一目标共同努力。而他的导师张鸿海尤其赞赏他这一点,认为这是他为人最大的闪光点之一。最为难得的是,马斌非常谦虚,非常淡泊。他从不张扬自己的荣誉,甚至连他的导师和现在同学都不知道他曾经的辉煌。平时谈及自己的业余爱好时,他不过随口说声“篮球”罢了,根本不提他曾为校队主力中锋一事。在对社会的认识上马斌也有自己的观点。他说:“人不应妄想去改造社会,而应先学会适应社会,只有在适应且有能力的情况下才能谈改造社会。”他还说:“大学生刚就业时往往觉得现实与理想差距太远,这是因为他们没有适应社会。这时,他们需要放正心态,先多想想自己能为社会做些什么,再谈社会能给我们什么。”这便是马斌的人生哲学,他自己总结为六点:高度的社会责任心、保持良好的习惯、平和的心态、有始有终的态度、必需的团队精神和真诚。
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